This war of mine

在现代战争中,你会像狗一样毫无意义的死去。——海明威

第一天,帕夫列去了一间空房子,在顶楼,写着一封信,告诉她他会回来把他从这里救出去。然而房子已经毁了,男人也下落不明。

第三天,听说来了拾荒者,拿走了家里的药,因为对方也是拾荒者,布鲁诺没有阻止他们。

第四天,来了一家人,他们希望我们能帮他们加固屋子,卡蒂亚去了。

第五天,帕夫列去了郊区别墅,在那里,一个老爷爷拼命地求帕夫列放过他们,那是他给老奶奶治病的药。那天,帕夫列什么也没有拿。

第八天,帕夫列来到了炮火中的别墅,那时,大家都不够吃了,终于还是去偷私人物品,结果被姐妹发现,直接一枪打了过去,把帕夫利打成了重伤,并说到“滚”。

第九天,帕夫列只能卧床了,邻居又来了,这次请我们去看家,布鲁诺去了。

晚上,卡蒂亚拿着刚刚做好刀再次去了炮火中的别墅,为了找到绷带救帕夫列,也为了给帕夫列报仇。她杀死了追来的姐姐,而妹妹却没有反击,而是抱着姐姐的尸体痛哭,卡蒂亚拿走了姐姐的枪,前去寻找地图上标注的药品,却在一个房间里看到了姐妹重病在床了母亲,她质问着“我的女儿们呢?你把她们怎么样了?”。卡蒂亚搜刮走了床下的药物,逃离了这里。别墅还有半边,此后游戏再也没有去过。

第十天,卡蒂亚带着绷带回来了,布鲁诺带着子弹回来了,但昨晚家里进了盗贼,在和他们搏斗中,本就重伤的帕夫列死了。给他带回来的绷带,也没了用,而那家人,也不知道该如何生存。这时,卡蒂亚和布鲁诺心情都非常糟糕到了要自杀的地步。

第十一天,布鲁诺去拾荒时干掉了一些歹徒,这让他好过了一些,毕竟,这是为生存而战。

第十三天,新来了一个叫做茨维塔的小学校长,她是一个老人,行动慢,易受伤,刚来时她生病了,为了治病倾家荡产换来一瓶药,可病还是没有全好。那天,为了茨维塔,布鲁诺狠心抢劫了那对老人。回来后,这让卡蒂亚情绪直接崩溃了。

后来,屋子里有了捕鼠器,雨水收集器,可还是不够吃。

第十五天,我们把最后的药物给了来为母亲讨药物的两个儿童,此前,歹徒抢走了几乎所有的东西。

再往后,早已记不得第几天,食物对三个人完全不够,冒死派出了卡蒂亚去军事哨所,却在偷东西时被杀死了。

就剩两个人了,每天都被抢劫,茨维塔和布鲁诺两个人,却还是没有足够食物,好在后来想到个好办法,每天晚上布鲁诺都把所有值钱的带出去,第二天回来好了很多,可茨维塔却不断受伤。

第二十二天,茨维塔在饥寒交迫中死了。此后,布鲁诺砍掉了多余的床和家里的木制家具,都填进了炉子里。晚上出去,白天睡觉,这样活着。

到第四十天的时候发生暴乱,布鲁诺每天只吃一口肉,后来,肉都没有了。他的心情也到了崩溃阶段,这段时间他就坐在地上,因为没有第二人喂他,他没法吃饭。可能,他经历了太多了吧。

这时,战争结束了。

留下你的评论呗...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