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减招的一点小想法

这两天,江苏减招闹得挺厉害的哈。
反正没人看我博客,这个博客也是我发发牢骚的(逃

image

image

 

这配色,真怀疑是P过的?

顺便发两段现场视频:

嗯,领导你真是 说一套做一套 为民着想。

嗯,好……特勤你们干嘛?

 

不过多公益发展中心的主服务器还没备案(这种性质的只能直接去工业与信息化部备案,政府办事效率嘛。。。我公益组织备案花了三个月 hehe~),我可不想因为发这种东西被屏蔽了。

转发一条我看到的:

新浪微博 @南京电视台周涛:

某县有个江姓富户,有钱无势,育六子,衣食无忧。隔壁街有贫户,育三子,买不起鞋,每每光脚上街。县丞偶见,大为不满,深感其影响县容。拍屁股一想,江家孩子人人有鞋,有义务主动均衡。不料江家道:虽略小康,无奈鞋子有限,也只一人一双,再无多余。县丞喊来衙差,抓来江家三子,跺其足。余鞋三双,匀于贫户。江家痛哭,三子无足,有残,何以立?县丞曰:汝家有钱,或送出国,或创业,总能自养。巡抚至,考察该县穿鞋率。县丞喜报:本县凡有足者,人人有鞋穿。巡抚喜,以“穿鞋率”百分之百之奇功上报。县丞全国巡回演讲,分享快速提升穿鞋率之经验,一时风头无两。

真TM诠释了凯恩斯主义???,讲道理其实我一向都认同《瓦尔登湖》作者卢梭在《论公民的不服从义务(消极反抗)》里的第一句话:

什么都不管的政府才是好政府。

教育公平本来也就不是个问题,市场总能做出正确的选择,政府搞那一套计划了,也便有了问题。

共和党那套观点一直是我认同的,也就是:

政府凭什么要帮助穷人。那些穷人又懒又不卫生又不运动……穷人应该自己去努力,别指望政府帮他们什么。

我也看到一本书有这样一个比方:

共和党像严父,老大聪明,就该富有,老二懒,就该穷;民主党像慈母,老二穷,老大就该帮帮老二吧。

政府没有理由因为西部的学生得不到好的教育,就把指标分给他们(事实上,指标本身就是就是不应该存在的)。如果他们想要进好的大学,那得靠自己的努力。微博里有家长说:

北京大学是北京人的大学,……(省略一堆),但,南京大学不是南京人的大学,……(省略一堆)。

这让我想起了《阿特拉斯耸耸肩》里国家发展委员会的负责人的Order:

资本被禁止向富有的州,例如某某州,转移。

很明显,这也是不对的。教育公平,绝不是让南大成为南京人大学。在我眼中,教育公平其实是整个市场的公平,是你可以自由就读任何一个大学的公平,计划经济下的指标更不应该存在,市场自然会决定谁进谁出,这才是真正的公平。

留下你的评论呗...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